:::

七堵集體記憶 第一章 七堵的先民 (西元1628年至西元1774年)

第一章 七堵的先民 (西元1628年至西元1774)


前言-七堵原住民的傳說

   七堵平埔族原住民幾乎沒有一定的定論,在官方出版的資料中包含,洪連成(1995)“金包里、瑪練、大武崙為原住民同一社群,社名為Tobonnen社;拔西猴在現今泰安為原住民雨風飛沙,友蚋原屬於峰仔峙社友蚋庄;後旦旦現今泰安里也是原住民語;瑪陵坑,1626年西班牙佔領雞籠後最後先教化為雞籠西方原住民,西班牙為往來雞籠淡水走海路,但是由於當時原住民反抗西班牙經常有傳到教士遭到殺害,1631年開闢基隆河路線稱基隆河為瑪陵,後來人在瑪陵上加上坑。”或者陳健一(1995)1630年有西班牙神父Jacinto Esquivel,來台傳教建基毛里(瑪陵坑)教堂”。

    由於當時台灣原住民沒有文字,所以只能依賴他者的角度去觀察,在17世紀中葉在大航海時代的背景下,西班牙人與荷蘭人前後來到北臺灣的雞籠、淡水一帶,並留下來豐厚的紀錄,西班牙神父哈辛托.艾斯奇維(Jacinto Esquivel)在1632年撰寫的”關於艾爾摩莎島情況的報告”、荷蘭文獻則是荷蘭東印度公司(V.O.C)公司紀錄”熱蘭遮城日誌”,清領時期則是有土地契約(地契)番社將土地租給漢人開墾的範圍了解番社的社域範圍,上述3種文獻了解七堵平埔族的狀況。

二 西班牙和荷蘭有關七堵原住民的記載

(一)西班牙記載 (西元1628年至西元1642年)

    從14世紀末由義大利開始的文藝復興後,歐洲社會內部興起一股思想解放,這導致宗教解放、科學解放,歐洲各國重商主義的興起,由於鄂圖曼土耳其崛起掌控中東,原本經由陸路向東方的貿易路線因此中斷,但是香料、絲綢驚人利潤,讓各國積極尋找新航路,16世紀葡萄牙先是繞過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西班牙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西班牙麥哲倫繞地球一圈,歐洲各國紛紛來到東方尋求貿易,其中西元1568年至1648年荷蘭七省信奉基督新教與當時的宗主國西班牙信奉的天主教不同,在雙方的矛盾加深的情況下,荷蘭七省為尋求獨立而與西班牙爆發戰爭,後世稱之為80年戰爭。

    西班牙在西元1571征服呂宋島的馬尼拉,並以此為據點展開和明國、日本的貿易,藉由美洲運來的白銀購入生絲綢、香料轉賣至歐洲市場獲取利潤,西元1602年荷蘭成立了東印度公司(V.O.C)獨佔海外貿易並發行股票融資,西元1619年荷蘭在爪哇的巴達維亞(Batavia,雅加達)成立了據點,掌控所有荷蘭的東方貿易。

    西元1623年荷蘭在廈門與明國戰爭失敗,轉至臺灣大員建立新據點,西元1626年馬尼拉西班牙總督為牽制荷蘭,於是派遣艦隊北上沿著黑潮抵達北緯25度北臺灣的三貂角,隔日發現可以容納大量船隻的良港雞籠,西班牙當下決定砲擊並登陸灣內小島(和平島)並以雞籠為根據地,西元1628 年西班牙人佔領淡水,與大員的荷蘭人形成南北雙方對峙的局面。

    神父哈辛托.艾斯奇維(Jacinto Esquivel) 撰寫的”關於艾爾摩莎島情況的報告”就是紀錄這段西班牙佔領期間發生的人、事、物,以下就是報告中描繪的北臺原住民狀況,前段描述了為了登陸雞籠小島先進行砲擊,被砲擊的對象就是當地的原住民巴賽人(Basay),其中還分為Taparri(金包里社)、Quimaurri(大圭籠社)、St. Jago(三貂社)三個社群,在神父的描寫中的巴賽人(Basay)具有語言天份,可以在很短時間內學會多種語言並且善於航海,社群中的Taparri人對於西班牙人很不友善曾經在魔鬼岬(Yeliow PuntaDiablos(Devil’sCape)野柳岬)掠奪來往失事的船隻,並殺害船員,因此西班牙當局多次燒毀其聚落作為懲罰。

    由於北臺季風的緣故,西班牙船隻在連絡雞籠與淡水兩個據點造成很大的困擾,西元1632年3月駐紮在雞籠的胡安.德.阿卡拉索(Juan de Alcarazo)長官派遣80人的部隊從淡水河口逆流而上,發現淡水河支流Quimazón(雞籠河)沿此而上可以抵達雞籠港,在途中遇到河口的Quipatao(北投社)、中游的Lichoco(里族)社群,里族是住在山區的社群但是所處的河段是平靜且適於停泊的,原因在於雞籠河會季節性的淹水所以里族社遷居到高地處,過了里族社之後雞籠河航行變得極為困難,有數十處石灘,大船無法航行只能換乘小船(banquillas)需要原住民下船拖拉,這種情況發生在夏季,冬季則水量充足得以航行。

    北臺原住民會販賣幾項商品,硫磺主要集中在淡水河口的Quipatao(北投社)及Taparri(金包里社);水藤和鹿皮,幾乎每個北臺族群都會販售其中水藤主要銷往明國,鹿皮主要販賣給日本,在報告中有一個日本人告訴神父,在日本絲綢為高價商品但是鹿皮銷量更佳;最後一個是在Senar地區販賣類似turma的染料植物(薯榔)。

(二)荷蘭人記載(西元1642年至西元1662年)

   西元1633年在江戶的德川幕府和伊比利聯盟(西班牙及葡萄牙共主聯邦)因為貿易、宗教產生摩擦,幕府開始執行鎖國政策禁止明國、荷蘭以外的船隻與日本進行貿易,由於日本的鎖國政策,西班牙在北臺據點進行的轉口貿易利潤逐步減少反而需要馬尼拉當局補貼,再加上菲律賓南部穆斯林叛變,所以西班牙廢棄剛建好的淡水城堡暫時將兵力調回菲律賓,西元1641年在大員的荷蘭人得知此一消息,派遣遠征軍偵察雞籠,西元1642年夏天開始攻佔雞籠,數日後西班牙人投降,北臺自此展開由荷蘭人佔領的23年歷史。

  荷蘭東印度公司(V.O.C)公司紀錄熱蘭遮城日誌(以下簡稱日誌)記載這一段時期北臺原住民人、事、物;西元1654年由西門‧給爾得辜(Simon Keerdekoe)提交給(V.O.C)的報告附註中有一幅淡水與其附近村社暨雞籠島略圖(Kaartje van Tamsuy en omleggende dorpen, zoo mede het eilandje Kelang)以下簡稱為大臺北古地圖,報告中包含略述地圖所描繪的淡水河、雞籠港灣、城砦,以及交通要道、番社等情形。除地理描述外,他也建議當局在陡峭的獅球嶺山坡上建造平緩的路階,以及從暖暖開始,沿著基隆河河岸間開鑿出一條淡水基隆之間的內陸交通之路。至於採伐木材所需人力,可藉助金包里的番人云云。

    西元1642年荷蘭指揮官Johannes Lamotius在擊敗雞籠、淡水的西班牙後,為了樹立威信,將窩藏奴隸的巴賽人(Basay)Taparri(金包里社)、St. Jago(三貂社)公開處死6人,其中包含三貂社長老的兒子及金包里社的頭人,公司另行指定Quimaurri;Kimauri (大圭籠社)出身的西奧多(Theodore)作為金包里社及三貂社的頭人,這位西奧多(Theodore)在雞籠受過西班牙人的教育,西班牙語非常流利,(V.O.C)公司雇用他為翻譯。

    西奧多的經歷可以說是荷蘭人在北臺經營的縮影,西奧多作為公司的翻譯中介北臺原住民和(V.O.C)公司(以下簡稱公司)的交易,也代表公司武力強迫其他原住民社群奉獻土地及交稅,公司對於其他族群的認識都是由西奧多描述得知,例如:公司對於噶瑪蘭社群極不信任,認為這些社群在淡水會議拒不出席,只想利用公司,事實上西奧多最為公司的商務代表,私底下帶回獸皮、稻米、奴僕,並偷偷窩藏在自己村落,其後在跟公司要求補償,長期以往噶瑪蘭社群認為公司只會壓迫,一逮到機會就會趁機報復,造成雙方衝突。

    西奧多也承接公司的煤礦生意,在17世紀煤礦主要用於煉鐵,荷蘭煤礦由蘇格蘭購置透過航線運到巴達維亞在分送到各個據點,由於路程遙遠,在雞籠發現煤礦後,西奧多承包挖礦任務,並在過程中告訴公司由於海岸煤礦開採不順要求漲價,並跟公司說可以協助探勘山內的煤礦層,如果探勘成功可以用低廉價格供應,由於荷蘭人對於煤礦需求強烈,也同意西奧多提高價格的請求。

    西元1642年10月3日荷蘭人領有北臺不久後,由士兵范‧律貝克(Hans Gal van Lubecq)及翻譯帶著貨物從雞籠出發越山之後,和淡水河流域的峰仔峙社(Kipanas)、里族社(Lichco; Lisiouck)以及Malessekou(錫口)社交易民生物品,這些社群糧食豐富,也生產白米及紅米吃生鹽漬魚及其他動物,但是不吃雞就如回教徒不吃豬肉一樣,同年十二月,裴德中尉(T. Pedel)由淡水出發到峰仔峙社時陪同前來的里族社頭目,表明願意歸順荷蘭人,但不希望像西班牙人統治時代那樣,凌辱他們的婦孺,燒毀他們的房舍、田園與艋舺舟,里族大頭目所「管轄」的十二社,從荷蘭資料來看,其範圍大致可推定從峰仔峙、錫口、上下答答悠到圭府聚一帶。

    在大臺北古地圖中,有精通航行且經商的巴賽人(Basay),也有淡水河流域內已捕獵種稻米維生的Senar社、北投社(Patao)、毛少翁社(Massauw)、武朥灣社(Pulauan),也有基隆河中游的性格強悍里族(Lichco)社。

三 清代地契文本中描繪的七堵原住民(西元1684年至西元1774年)

   土地契約(地契)作為清領時期了解原住民將土地租給漢人開墾的紀錄,一方面可以藉此了解原住民的社域範圍,另一方面也可以知道漢人開墾者的狀況,在康熙61年(1722年)為了避免漢人與番人衝突,官方在漢番交界處設立土牛線,嚴禁漢人超越此區域,在民番界址圖中,北界是由雞籠山尾的獅球嶺為界線起點,經峯仔峙接南港仔山後以新店溪為天然界線,得知七堵至少在1760年代左右都還是屬於番界外,七堵的土地大都屬於番社所有,但是由18世紀中葉以後,臺北盆地的經過不斷開發後,土地日益稀少,於是向番界外開墾並向番社承租就日益普遍。

    詹瑋(2017)在整理了錫口社、里族社、塔塔悠社、峰仔峙社的清代地契後,發現四社的社域和社番多有所重疊,其中里族社的社域,包含新庄仔庄、四分仔庄、大坑庄、山豬窟庄,三重埔庄(今屬南港區),舊里族庄、東勢庄(今天屬於松山區)、新里族庄(今屬內湖區)、北港庄、叭嗹港庄、橫科庄、康誥坑庄(今天屬於汐止區)、友蚋庄興化坑(今屬基隆市),峰仔峙社的社域,包含保長坑庄、茄苳腳庄馬瑠坑、鵠鵠崙庄、社后庄、水返腳街、橫科庄(今汐止)、友蚋坑庄、八堵庄、馬陵坑庄(今基隆市),其中友蚋坑庄同屬於里族社和峰仔峙社的社域。

   清乾隆34年(1769)年的地契,曾文烽等人由於缺乏土地,於是向塔塔攸及峯仔崎兩社承租土地進行開墾。而這塊土地位在保長坑,也就是在今天汐止與五堵之間。

    一年後,清乾隆35年(1770)年,金包里社土目甘望雲、大圭籠社土目利加力、三貂社土目大腳準及北港等社通事昇舉,共同書寫的一份地契,即是八堵番契,在這份地契顯示出了許多訊息,首先,金雞貂三社控告鄰番佃人越界開墾,鄰番指的是峰仔峙社,除了與該社定界分約另收外,並將”界內圭籠港仔八堵庄,踏出林埔壹所東至暖暖溪,西至石厝坑,南至山頂盡水流內,北至大溪”的範圍租給漢人開墾,其範圍在暖暖與七堵石厝坑的廣大區域,至於圭籠港仔八堵庄指的是現今七堵八德里與安樂區鶯歌里交界處,清代時基隆河運跟基隆港的交匯處,貨物在此下船之後,經過獅球嶺就可以到基隆市街,因此將此地稱為港仔口。

    清乾隆39年(1774)年的地契,在這張契字上,金圭貂三社的土目再次將土地招佃予漢開墾,我們可以發現在這個區域裡面最起碼已經有蕭秉忠、余美敬及詹宝星等人在三年內陸續進入此區域開墾。至於這位余美敬是否和七堵墾荒的余氏家族就有待更多考據。

四 七堵原住民的生存軌跡

   將故事拉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七堵原本是平埔族的獵場,包含濱海的巴賽人(金包里社、大圭籠社、三貂社),和基隆流域的里族社(Lichco; Lisiouck)和峰仔峙社(Kippanas),吳佳芸(2010)整理關於七堵區的地契了解細部範圍,巴賽人金包里社租給漢人有石厝坑1次、瑪陵坑1次、東勢上股2次、樟空湖 1次;大雞籠社租給漢人有長潭堵 1次、石厝坑 1次 、樟空湖 2次 ;三貂社租給漢人有西勢仙洞 1次東勢中股 2次,至此,七堵原住民生存軌跡也清晰起來。

參考文獻

洪連成。(1995)。找尋老雞籠:舊地名探源。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系統,取自 https://tm.ncl.edu.tw/ 。

陳健一。(1999)。基隆河文化。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系統, 取自 https://tm.ncl.edu.tw/。

謝繼昌(1999)。凱達格蘭古文書。國立台灣大學人類學系藏品資料彙編四。台北: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

蕭宗煌、呂理政(2006)。艾爾摩沙:大航海時代的臺灣與西班牙。臺北:國立臺灣博物館,頁235-239。

康培德。(2010)。荷蘭東印度公司筆下「歪哥兼帶衰」的雞籠Kimauri人 Theodore。臺灣文獻,取自https://www.th.gov.tw/。

翁佳音。(1998)。大臺北古地圖考釋。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系統, 取自 https://tm.ncl.edu.tw/。

中村孝志著,吳密察、翁佳音等編。(2001)《荷蘭時代臺灣史研究(上)(下)》。臺北:稻鄉。1991.03.23〈十七世紀中葉的淡水、基隆、臺北〉,《臺灣風物》41(3):118-133。

江樹生譯。(2002)《熱欄遮城日誌(二)》。臺南:台南市政府。

江樹生譯。(2003)《熱欄遮城日誌(三)》。臺南:台南市政府。

李毓中。(2006)〈西班牙人在福爾摩沙〉,《艾爾摩沙:大航海時代的臺灣與西班牙》。臺北市:國立臺灣博物館。

李慧珍、吳孟真、周佑芷、許壬馨、李毓中等譯。(2003)〈哈辛托˙艾斯奇維(Jacinto Esquivel)神父1632 年所寫「福爾摩沙島情況所關事務的報告」〉,《臺灣文獻》54(4):283~305、55(2):325~341。2004〈前福爾摩沙島長官阿隆索˙賈西亞˙羅美羅(Don Alonso Garcia Romero)致新西班牙(墨西哥)副王卡德列依塔侯爵(Marques de Cadereita),告訴他在該島所遭遇的情況,並包括一份有關該島防禦概況的報告〉,《臺灣文獻》55(1):273~279。

Jose Maria Alvarez 著,吳孟真、李毓中譯。(2003)〈西班牙道明會傳教士在福爾摩沙的傳教〉,《臺灣文獻》54(4):311~323、55(1):281~296。

楊勝傑(2010)。清乾隆25至53年(1760~1788)間番界外之開墾。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詹瑋(2017)。基隆河中游平埔族相關問題之探討―以錫口社為中心。臺北文獻200期。

吳佳芸(2010)。從Basay到金雞貂──臺灣原住民社群關係之性質與變遷。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 發布日期:2020/12/07
  • 發布單位:七堵區公所社政課
  • 最後更新時間: 2020/12/07
  • 點閱次數:992
回頁首